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10.20 连-镜夜
暗い墓地、私の不安を覆いました。
切れの哀悼、席巻の勢いで来ます。
あの重い砲煙を遠く離れて、瞬間開放されます。
遥か遠い夏の日、結局は思い出せない感じです。
氷のように冷たいですその上盲目。
誰がかつて忘れたので、そのようなは波が荒れ狂います。
高山の上の白い塔、ねじ曲がる痕跡、まだらになっています非常に。
ところが淡く微かに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ません。
行かない地方と到来する地方に帰って、すべて同様にで、1種のあった錯覚。
残念なのは、彗星の消えること、意外にも同じくそんなに速くて、願をかけるのさえ間に合いません。
両手のなでることの痕跡、再度出現しないで、そのようにして、徹底的です。
旅の通る景色、ひとつひとつの気の向くままにの写真、すべて嘲笑するようで、一人の不安を嘲笑しています。
海岸の家が間近で、風は吹くのがますます冷たくなってきて、骨髄さえ苦痛を感じます。
暗い色の大空、難解で深紅色で、続けて呼吸してすべて奪っていっていき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でした。
通り過ぎる伴侶、1対はまた1対です、痕跡さえ圧迫しています。
ほころびる光芒、一寸一寸の消えてなくなること、雨にぬれる音に従って消えてなくなりました。
真珠と翡翠の河の水、すこし頻繁で指を通って、寒いです。
とても斜めな影は木の枝を回避して、ほんの少しのは穏やかになり続けます。
そのようなは軽くて、軽くなったの共同で、すべて貫きやすいです。
椅子の上の老人、物の目のひとみを使って、やさしい眺めること。
そうですか。。そうですか。。もとは、通るのさえ1本で、抹殺す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景色。


暗的墓地,笼罩了我的不安。
片片的哀伤,席卷而来。
远离了那片沉重的硝烟,瞬间被绽放。
遥远的夏日,终究是想不起来的感觉。
冰冷而且盲目。
是谁曾经遗忘了,那样的波涛汹涌。
高山上的白塔,扭曲的痕迹,斑驳不堪。
却是无法淡淡的遗忘。
回不去的地方和到来的地方,都是一样,一种有过的错觉。
遗憾的是,彗星的消逝,竟也那样快,连许愿也来不及。
双手抚摸的痕迹,不复存在,那样,彻底。
旅程经过的风景,一张张随意的照片,似乎都在嘲笑,嘲笑着一个人的不安。
靠近海边的房子,风吹得越加冷冽起来,连骨髓都感受到痛楚。
黯色的苍穹,晦涩而赤红,连呼吸都要夺走了去。
擦肩而过的伴侣,一对又一对,连痕迹都压迫着。
绽开的光芒,一寸寸的消失,随着雨的声音消失了。
珠翠的河水,遄遄经过了手指,冷。
斜斜的影子绕过了树枝,一点点的平复下去。
那样的轻,轻的连手,都容易穿透。
椅子上的老人,用着无法视物的眼眸,温柔的望着。
细细聆听着周遭的点点滴滴.
光,渗透了指尖.
原来,连路过,都是一段无法抹煞的风景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0.07 时过境迁


再见,我的繁华。
锦织般的三月,扬花处处飞着。
耀眼的春日,遮住了天边一丝丝的阴暗。
一张张的纸花,跳过眼前。
静华与纷扰,在此刻渲染开来,那样的淡。
残留着的痕迹,被冲散了。
似乎模糊了,那些曾经人和事,模糊得那样彻底

,是不是曾经真实的存在过。模糊的令人怀疑。
再见,我的爱人。
曾经苍白的容颜,那么近,近得颤抖。
指尖上的温柔,弹奏着那一曲又一曲的乐声。
曾经的悲伤,都有你的陪伴,似乎这世界从不存

在着悲伤,那样遥远。
触摸不到了吧,那场旅途成了唯一。
唯一到来的风景。片片的真实。
是谁说过,过程从来不是最重要的。
那么,什么才是重要的。



秋日里,阴雨霏霏,袭来冷冽的寒风。
刺骨。
踏过了一个个的石板,轻轻的碰触声。
那样的安静,连风吹都是细微的。
信箱中积压着厚重的信封,署名是同一个人。
没有打开信封的欲望,再度阖上了那小小的门。
眼泪倏然流了下来,停止不来。
为何哭泣,连那样简单的理由也说不上来,连安

慰自己的理由,竟,也是没有的。
是吧,是这样的吧。
仰起了头,对着灰暗的天空,想要停止再去哭泣


连痕迹都抹煞不掉了。
左手腕上一圈紫色的痕迹,就那样绕了一圈,仿

如断裂的手掌再度接上的印记,深沉极了。
抹去了脸上的痕迹,撕裂了那刺人的花瓣。
决定打开那封存已久的字迹。
依然是那种纸张,竖写的字迹,清晰。
为何,不再等待,等待未完成的最后一句话。
简单的一句话,简单的可以。
好像面对面说着的话,一样。
因为,离开了,不在那里了,所以离开,所以不

再等待。



拖着沉重的行李,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居所。
一样干净的空气,一样的浮华气息。
连尘土都沾满了硝烟。
争执不休。
庭院里的紫阳花,在雨天缓缓绽放。
撑着伞,挡住了细微的雨,依然绽放。
水,慢慢的煮开了来。
香味缓缓弥漫开来,在空气中绽放着。
拾起了沾着尘土的花瓣,夹在书中,就那样,将

尘土也夹杂着。
白色的书册,随着风飞,乱翻一气。
落地的窗户,叮咚的响着雨声,懒惰的声音。
白色的床,白色的灯,白色的蜡烛,白色的

MACBOOK,一切,在身边似乎都是这样的自然。
就连指尖都是发白的。
一样的雨天,一样的气候,相遇不过是,一件再

普通不过的事了。
而遗忘和面对,也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了。
同样的脸孔,逃避是第一个想法。
没有什么需要回避的,只是不想,单纯的不想。



断裂的思绪,不再涌现出来。
连灰烬都一并消失了。
耀眼的光辉,阻挡了唯一的阴霾。
天凉了,不过是心也凉了。
如果,没有那么多的是非的话。
也许,结果就不再是一样的了。

火焰越加的炙热,貌似要将一切都化为烟尘。
却也冷得,如十一月的冬日,那样延延不断。

似乎连周遭都,茫然了起来。
这样的可怕。

唇角勾起了笑容,笑得这般苍白。
因为,没有什么是不同的。
2007.10.07 一飞而过
哎
真是痛心哪



1111.jpg

00000.jpg

001.jpg

俗话说的好,信则有,不信则无.
但有的时候往往会与事实出现冲突,例如今天的我.
台风临境,再度的是,阴雨霏霏,雨虽不大,但天气倒也不敢令人恭维.
本来,昨天晚上说,昨天刚出去,今天是不出门的.
但是,事与愿违,实在太不凑巧了.
人为总是抵挡不住计划的突变.
没办法,难得起了一个大早,本来都睡到中午甚至以后的说.
坐在电脑前又磨蹭了个许久,终于到了十点半了,对自己说,该出发了.
星座上说,我今天运气十分的不好,虽没提及说,今天不适宜出行.
但总体来说,是包含了这样的含义的.
我天生运气就倒霉一点,难得早起了来的,结果在回家的路上.
应验了.
鞋子突然间断了,是厄运还是巧合呢,真是有种意味啊.
顾不得形象了,只得提着,难行的鞋子,光脚走进社区里.
当作自己眼前一片暗,什么人都没看见,还好,一路上遇到的人倒也不多,大多是没见过的人.(没办法,大多人类的形象,在我的记忆里都不存在,更甚者,存在感太低了,除了个别的人之外,任何人都是模糊一片.)
哎..不知道,另一个人,今天的金钱运,特别高,是不是今天就赚了一票了.
00.jpg

01.jpg

003.jpg

2007.10.05 她和他的故事
她總是喜歡站在這麼一個地方 看向遠方 望著人潮來往
望著這些對她而言 是轉瞬即逝的風景
她很快樂 也很哀傷
不滿於現在生活的現狀
因為他 他總是工作優先
優先到讓她覺得在他生命中 自己的存在 只是可有可無
他的眼睛很深邃 她很喜歡那種顏色
那種安心的感覺 在心中蕩漾
他時常工作到三更半夜才回去
他希望她不再等待他 可是她又何嘗不想 只是他不懂 不明白
如果有一天 她不再等待那麼她還能用什麼樣的方式去消磨 去思念他呢
­
­
他總是喜歡看著她的笑
那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他始終無法遺忘
他並不愛工作 那種很痛苦因為他一直用這種方式來放棄
時時刻刻去思念她 在她身邊的想法
她也許已經對我厭倦了吧
心中的不安時不時的告訴他
但 他不想要放棄
有她的地方 總是很像一個家
她的等待 讓他安心 但也讓他不安
希望她總是像以往那樣活躍
像個快樂的小孩一樣 又唱又跳
是否她已經 不再那麼快樂了呢

她希望的是他的溫柔
他希望的是她的快樂
直到彼此心靈空虛的那一天
他們才發現
原來他一直在她背後很溫柔的對她笑著
原來有 他在她一直是快樂的
刹那間 無言以對
歡喜的淚水與擁抱 盈滿眼眶
2007.10.05 潇渲西湖
步伐漸漸走近
只見那天邊 光色如晦
卻仍有些許風箏 在天上飛翔著
風箏與風 那樣交雜在了一塊 映著大地上 人來人往的寂寥
燈光接映著大地上的草 似乎連撫摸都有種微微的刺痛
那樣的明朗
船行駛著 在暗中行駛著
遠遠望回去 片片的琉璃光 那樣的閃亮
漆的夜中 波紋蓋過一層又一層 仿佛連聲音都快吞沒了過去
人嚷聲再度響起 似要打破這難得的平靜
越來越近
湖中 連影子都在閃爍 閃爍的那種光華 直留在眼裏
也忘記 究竟是轉了多久 船才慢慢的停下
如同 一張又一張的照片 跳了過去
回頭 恁是遙遠 原本的近在咫尺 連伸手都不及
是什麼感覺呢 大抵又忘記了 想說什麼也來不及
風聲中 低低的鳴聲 一刹那就過去了
彎曲的橋廊 旁 三三兩兩的置著 亭子
無不閃爍著耀眼的燈光 此刻 暗竟也把白日也比了下去
橋上 依舊是人來人往 老者 情侶 夫妻 家人 同級生 朋友 皆有之 相伴而行
橋下的水波 倚著燈光 有白 也有青藍
如同渾然天成 般 的燦爛 久久不能移開目光
暗淡的燈光 連美麗也遮掩了去 拿起相機 依舊是昏一片
始終 機器與眼裏見的 終究 是不同
不曾記得 與多少來人擦肩而過 既是陌生又是熟悉吧
橋邊生長著 斜斜的樹 開著朵朵的花
帶來的 又是一路的暗
一路卻又 無人懼怕著暗 想必是因為身旁有人吧
人群中的暗 逐漸散去 又是一路的光亮
白日中 高高矗立的道觀 在燈光中 顯得滿地的金光
似要連那金光 都要揚了一身
道觀旁的兩尊白象 在燈光中 卻是顯得暗淡極了
一眼望去 無盡的階梯 很快的 就到了盡頭
四面的門邊 各有著其名 極為簡單 卻又不容易參透
階梯邊上 鐫刻著 各樣的石板
有荷 亦有鶴 龍等
雖不甚明白 為何刻著這些 又有何含義 但是刻了就刻了罷
尖尖的兩層塔頂 閃著燈光
熙來人往 各自高舉著 相機 拍了一張又一張
暗的階梯 往下看去 竟是那樣的森然可怖
連走一步 都讓人心裏發顫 不知 何處才是路的盡頭
怕是連到了盡頭 興許還不知道罷
只見 到了最後一階 心才安定
緩緩的笑了下 連風都輕輕的撫過臉頰
一路 不過只是如此 罷
2007.10.03 獨酌
青羅小扇生四光
墻裏佳人薔薇笑
不知當歸是何時
墻裏薔薇可攀枝

滿夜星辰滿夜光
螢火盈蠋与添光
蛾眉頓首愁滿緒
暗夜流螢自幽轉

一點媚顔一盞茶
歸人無意展回春
何奈佳人生媚顔
暗處傷神暗傷淚
2007.10.03 焼き栗~si ki
焼き栗 ショ・レ・シャテーヌ ~Chaud les châtaignes~

和栗1kg分 和栗(皮付き) 1kg 重曹 大さじ2 水 800cc 砂糖 100g ラム酒 100cc
75_w300.jpg


1. 栗は丸ごとお湯につけて2~3時間置く。時間がたったらナイフで外皮の鬼皮だけを剥く。お湯で軟らかくなっているので裂くようにむける。 2. 鍋に渋皮で包まれた栗を入れ水がかぶる程度まで入れたら重曹を大さじ1を入れて火にかける。アクを取りながら15分~20分くらい煮たら煮汁を捨てる。水にすぐつけて栗を乾燥させないようにする。 3. 再度鍋に(2)の栗を入れて水をかぶる程度入れたら15分煮てはまた煮汁を捨てる。(茹でこぼすという作業)これを2回くり返す。重曹を入れるのは2回目まで。硬い渋皮の筋は水で洗いながら取り除いておく。 4. 鍋に栗と水800ccと砂糖を加えて火にかけていく。20分ほど煮たら火から下ろしてラム酒を加えて煮含ませる。半日~1日置くとベスト。 5. (4)の栗を取り出して水気をのぞいたらクッキングペーパーに並べ、250℃のオーブンで8~10分焼いて出来上がり。

※重曹は栗を軟らかくしてくれます。茹でこぼし作業の2度目まで使ってください。使いすぎはNGです。

秋頃からヨーロッパの街で必ず見つけてしまうのが「焼き栗」。ドラム缶の上で熱々でゴロゴロしている焼き栗につい立ち止まってしまいます。大きな栗の鬼皮が焦んがりと焼けてポッカリと半分に食べやすく切れ目が入っています。新聞紙にくるっとまるめて入れてくれる軍手が温かそう。おうちで作るには熱々の鬼皮がやっかいなので渋皮煮に仕上げてから焼き上げました。焼き加減はお好みで。右の画像は真っ黒に焼き上げること20分。渋皮が剥きにくくはなりますがヨーロッパの焼き栗が好きな人にはこちらがおすすめです。

75_sub_w160.jpg

2007.10.01 血色浪漫
這一直是個沒有開端也沒有結尾的故事

離別的時候 你仍舊是送了那一朵粉色的薔薇

雖然那朵薔薇 更凸顯了你的蒼白

從認識的那一日到今日 你總是那樣的喜歡

這粉色的薔薇 殊不知 它在我看來 總是那樣的刺眼

無論它是如何的嬌艶欲滴 又是如何的純淨

我只喜歡血紅的薔薇花 血紅得幾近透明

你大概又忘記了吧 我曾經狠狠的對你說

我討厭粉色的薔薇 你總是容易忘記別人曾說過的話 那樣的容易

容易到令我不知道 該是提醒你還是苛責你

人的一生中 會擁有很多种離別

而我生命中的第一次離別 却是在認識你之後

一次又一次的被你趕走

而我這個被你狠心趕走的人 從來沒有怨言的離開


你說 我是你最要好的朋友 那麽我就不應該存在在這裏

無論你將來是死了還是活了 都不希望我看見

因爲你的存在 本身就是一場讓人足以慟哭的悲劇

血液大概是紅色的吧 我從來沒意識到這個問題的答案

我是那樣的喜歡血色 但卻不希望從你身上看見

你曾經一一与我說過的話 現在已經無法去細數

只記得你偶爾醒來說過 你掌心的生命綫比一般人來得更短 你是那種注定了早夭的人

因爲你的靈魂只有一半 所以連記憶永遠也只能有一半 生命亦是如此

看著你如此平淡的說著 甚至脣角還有微微的笑容

我不禁泪流滿面 不知道該如何去挽救你瀕臨死亡的心

是因爲你名字中 包含著平淡的含義 所以連你的生命也注定 必須這樣 平淡而又短暫的度過嗎

你天生茶色的髮絲 總是那樣胡亂的掩蓋著你那出色的容貌

不知道 終究哪里才是你和我的結尾

我想不起來了 也放弃了去想的想法

白色的病床上 帶了點 你曾經的溫度

想來 我爲什麽會出現在這裏 我也忘記了

是因爲我也失憶了嗎 不會的 那是不可能的

因爲我還記得你 甚至是你的一切

離別 對你和我來說 永遠只是暫時的

白色的教堂 白得眩人心魂

冷冷的脣角 勾勒出了 我難得的笑容

我 終究還是捧著 這一束 血紅的薔薇

我 相信 這次 你終會 記得我喜歡的薔薇的樣子

那一年 我離去的那刻 我以爲 那會是我們的永遠的離別

生命的漏沙 似乎比以往 滴得更快了些

我不知道 我是應該順從你 還是放弃我們的友情
留在你的身邊

奇迹在你身上出現開來 掌上的生命 延續著 就那樣的延續著

陽光 第一次 在你身上出現

奇迹是爲了延續我們的友情還是爲了延續你的愛情

現在再也不是那麽重要的事了

因爲那一雙溫暖的手 如今再也不會對你放開

無論是在這白色的禮堂 還是 以後的點滴

嗯 看了自己一眼 放下了翻騰的心

想必是這樣的吧 湮然 再見

還有 祝你幸福 永遠
2007.10.01 零落
街角的路燈 依舊在閃亮
一圈又一圈的 圈出了一種味道
煩瑣的目光 被拋在了身後
寸寸被撕裂的照片 不復存在
連帶著照片上的回憶 一幷的不復存在
一滴滴的水聲 宕懸在心湖上
丟下了那個印記 無所謂的心情 那樣的遙遠
依然幹澀的微笑 直綫般消失在唇角
消失得一乾二淨 而影子始終在追逐著
曾經盈滿塵土的鋼琴 再度流利的落下了樂聲
被吹翻的窗簾 夾雜的碎葉 落了一身
那些 的 事事与非非 原就不過是一場落地的演奏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