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7.11.29 天
西国迷人
人唤惑离
性喜颠倒
夜入惊梦
纵游冥河
惑离初醒
高叫出声
天乃何处

迷人入路
皆寻未果
途经路人
阻拦问之
此为天耶
路人摇头
此为地之

迷人难寻
俯地卧之
再次入梦
次游天座

惑离又醒
反寻冥河

又如寻天
遇一路人
路人摇头
此为天之

惑离迷途
不知何往
又四十九日

惑离遇湖
低头舀水
湖中一看
竟成天地

惑离初醒
原是如镜

天则为地
地乃是天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7.11.24 欢沁
暮色微凉 其人难眠
士如将棋 行行踏水
有女繁花 如梦如歌
寸指凡歌 纤指微挑
巧兮倩兮 美目流转

淡定如水 轻描一曲
士皆流连 何来天音
何此天籁 自顾返尔

目寸夷光 繁花落尽
一苍一茫 如何掬起
轻点流光 有女静流


夜色难寐 繁花深处
静女微唱 其其蒙岚
2007.11.21 多事之秋
秋月缓缓盛开,繁花落尽,尽是多事之秋.
彼岸的河流,蜿蜒的流泻.
掬在手心的落叶,班驳的痕迹..如此的不忍闻
经过的青石板,深深的刻痕.


如何不去思念,如何不去放下.
一切都是那样的不容易.
不足辰的睡眠,依然是日复一日.
在这个多事之秋...
扭伤的脚,是如何的疼痛...

是否是如此,如此这般,连细微的风吹过都有感觉.
2007.11.18 如果说...
哎..好复杂的心情哦....
该怎么说呢.....
只一个乱字了得...
2007.11.16 调职~
哎呀...也许这就叫机会吧....必须是努力与毅力了....
突然间,好高兴,突然间,发现自己要到另一个部门了...
哎呀..怎么办,适应了..这是必然的....

しまった..このようにすぐに探し当てて働きます...
二度ととても遅く夜中に眠って-- が二度と文章を書いて--
が二度と太陽に寝てもとはお尻の--
を日に当てることができないことができないこと
ができなくて、これは人生の避
けて通ることのできない道で
、とてもこの道を跳び越していくようだたくて、
今、むだ話が要らないのは更にひと言で
言うとです..とまだやり遂げてだから言う
ことができませんでした。.
私は必ず努力しなければなりませんでした...
--

哎呀..这么快就找到工作了...
再也不能很晚睡觉了--
再也不能半夜写文章了--
再也不能睡到太阳晒屁股了--
原来,这就是人生
人生的必经之路
虽然,好想把这条路跳过去
似乎,现在还没法做到
所以说了,不要再废话了
一句话就是...
我必须努力了...
--
2007.11.09 壁画
她说,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一直持续下去的,即使是亲情这样的东西
因为她的人生中从来不存在信仰,这样的事。
我说,因为相信,同时也不相信。
依然是轻微的笑容,感受不到温暖的笑容。
手心的温度缓缓地散落,一地的青涟。
看着她,仍旧是说不出只言半语。
略带冰冷的手,抚过壁上的岩画。
空洞的注视着,似要连墙壁也看穿了去。
指尖冒出了水滴,一滴又一滴,的泪水。
一时间,惊异得无语言表。
她,那张面具,似乎从头到尾的开始剥落下来。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连看着墙壁上的画,
也能这般动容。
也许是因为才刚认识吧,这样的行径更是无法理解。
地面上,某样东西在闪闪发亮。
弯下腰去,竟是一片隐形眼镜,彩色的。
原来,这人的眼睛是灰色的。
刹那间,似乎有人在心里偷偷的说了下。
我明白了,明白了什么,又是模糊不清。
暗沉的灰色眸光,映照得连周遭都清亮起来。
我是一个旅行人。那次,她这样说着,想要找个伴,找寻她心中的。。
想不起来,当时为什么想要与她一起走着,只是那样的觉得。
面对着冰冷的壁画,我一无所觉,因为即使,再美丽,对我来说,也只是那样,毫无关系。
曾有人对我说,我肯定是那种天生,心就没有长全的人,所以即使悲伤高兴痛苦喜悦,依然冷淡的很,只有将来面对某一样事物时,心才会被补全。
这件事,在心中并没有太多的逗留空间,一开始只知道这拥有灰色眼眸的女子,叫锦烟,本来以为也是中国人。
后来,她说她的全名叫,普里克斯 爱多里 华杰 ,拥有五分之二的中国血统,从小生长在俄国。祖母在三个月前去世,临死前,要她去遥远的中国,替逝去的祖母拾回一样回忆。
锦烟-是祖母取的中国名,意为繁华都市里的一抹尘土。
据她后来的描述,她祖母的祖先一直在中国的大陆上雕刻精美壁画的人,对祖母来说那些就是她的历史,她的回忆,而她去俄国的时候,连回忆都没带走过,甚至不曾回到这曾熟悉的大地上。

那天,她丢下了行囊,跳起了没有任何旋律的舞蹈,但是,在我看来,是那样的美丽。
壁画,经过那样遥远的时间,已经侵蚀得十分厉害。
在那面前,似乎,有着遮掩不了的东西存在。
青碧色的石板,悬浮着深深的刻痕,那是属于冲刷过的痕迹。
那样的感觉,没有传达到心,但是却传达到了手指间,微微的颤抖。
她是个美丽的女子,至于承继于谁的美貌,那自然不得而知了。
虽然从认识的那刻起到分手的时候,仅仅达三天而已,但是依然看得出在那双清亮灰色的眼眸底下的是,一种无法抹煞的忧伤。
耳边,似乎,流转着熟悉的中国乐曲,那样的不知明。
那天,写下了,几乎不想再去碰触的诗词,那样写了一阕。
似乎,脑子里依旧是无法忘怀的,同样的旋律。
如今,想来,不大记得,给这个陌生的女子写了什么。
那时,她的表情却记得十分的清楚。
最后,她用俄文,对我说了两三句话,很明显的,我只能用罗马音,写下她大致的话。
直到最近,才让人帮忙翻译出来。
[如果有来过,我希望那样就是抛弃。连自己也丢弃,始终无法做到的是自己,连流泪也是一种禁忌,禁药,一直摆放在心中,不堪的一击。相爱从来是那样的容易,而不被祝福的爱情,永远是那样的。。。]
刚看了前两段的文字,实在无法感觉到在说的是什么意思,直到后来,知道可能知道的事。
如今再去深究当时写的词阕和那样的事,实在是浪费了时间。
当时她的表情,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不过我知道我的文字没那么精彩的,能只看的,就让一个人哭出来。
隔了这么久,也想不起来,直到那天的傍晚,如火般耀眼的傍晚,真是像日本所说的那句,‘逢魔时刻’。
依旧和往常一样,每天留着空闲,看着电子邮箱,意外的收到了一封信,不知道是谁写来的。
信里,没说什么话,断断续续的写着。
附着一张照片,背景看得出来,是在奥地利。
男人与女人背对而坐,女人脸上的笑容,风采依旧,一脸幸福的表情。
嗯,那样就足够了。
信的落款是,普里克斯 爱多里 华杰(华尔地)。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