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沉浸在永久的思念当中

看着片片落下的枫叶

不禁怅然所思

寂静的森林中 独自徘徊的女子

有双怀念的眼眸 修长的手 一下下的抚着同样

安静的树木 安静得似乎连风吹 都只是痕迹

女子不知不觉的凝望着 似乎凝望的已经不再只是树

甚至是遥远

女子唇角微弯 日光温柔而缓慢的照射着

女子始终没有言语 仿佛她的生命中不曾存在语言一般

日光依旧在照射 女子感受到了脸上的热度 微微仰起

叶 却在此时落了下来

而她望着日光的方向不闪不躲 一双水眸 却是无神的空洞

是的 她是一个瞎子

望着日光的神情 没有丝毫的怨怼 而是享受 享受人生的美好

即使她见不到这一切美丽的大地和自然

男人 抓住了这个瞬间的美好 一张照片 浑然天成

女子微笑的脸 转了过来 她知道 她感觉到了

是他来了

藤木椅上 已经有了岁月的痕迹 沧桑的手 抚着一张已经发黄的照片

她什么都看不见 却时常挂着笑容

虽然她什么都看见 但她什么都拥有了

另一只沧桑的手 始终握着

乐声依旧不停

她曾经怨过 恨过 但也欢喜过

人生能有几个五十 她曾渴望过自由 但什么是自由

在每个人心中定界都不一样

或许这个就是她的自由

不断抚着发黄的照片 她想起来了

那个时候 在她没有注意的时候 被拍了一张照片

那个男人 她第一次见到他 或许不能称之为见

直到那个时候 他才知道 原来她什么都看不见

被吸引的是她的神情 恬静而淡然

人生其实没有什么注定的吧 人生的轨道 不论何时都会发生变化的

自然 即是淡然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9.04.18 歇菜吧!你们
最近繁忙的程度已经不知道要用什么言语来形容,或者说,不是单单用言语来形容的。

去年爷爷去世了,今年太姥姥去世了,似乎我这个人的情感似乎淡泊得难以形容。

相对太姥姥,爷爷的记忆稍微深刻一点,但是在爷爷的葬礼上,我和我老爹一样,一滴眼泪都没有流,老爹原本就是一副男子汉样,威武不能屈 - - 骨子里硬到那边去了,不过我也差不多,难听点叫做没血没泪,没办法,在个人的感觉里,除了父母以外,其他的亲戚不过是有血缘而已,他们想干么干么想怎样怎样,跟我都没关系,跟老爹不一样的是,老爹十分重感情,我则不然。

关于爷爷的记忆,也就只有一点,就是我回老家的时候,每次,他都会叫我着名字,说我回来了,从小到大,我都是一副不理人的样子,父母没办法,也担心,不过还好啦,我人缘刚好走到哪一般都不大会有什么人会排斥我怎样怎样的,除了曾经的一段时间。哈哈。

哎,忙啊,什么海博会啊,鞋博会啊,你们都给我歇菜去吧,老子不管了。

哈哈,其实,我很想这么说来着,哎,说归说,有的时候很讨厌自己私事公事分太清楚,偶尔让自己头痛。

哎,庆幸的事,驾照理论一次性通过。

但是很苦恼的来了 - -

为啥,我方向感这么差 - -

纠结啊。我的第二科目 -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