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9.01.28 无关爱恨



那一刻,她寒的不只是心。

终究,他爱的只是她的貌美,她的年轻。

她是妖,一只狐妖。

天要她媚惑君王,颠倒纲常,毁掉王朝。

她不曾有所忘怀。只是,遗忘的是她,她忘了。

自己虽是狐妖,却也是天地间的生灵,仍是有情。

为了他,她心思竭虑,排除异己,为了他,她费尽心思。

为了他,她的姐妹尽皆被伤,为了他,她的族人尽皆烧死。

曾几何时,她竟爱上这个君王,痴了傻了怨了怒了,这个男人都不该由她来爱。

这个男人,心里是清楚的,为了她,杀了结发妻,杀了亲生子。

只为了她。

这个男人,为了她无理取闹的要求,一一允准。

为了她的装病,男人却一直皱着眉头,吃喝不下,雷霆大怒。

她何曾不是看在眼里,明在心里。

而这些这些,如今不过是云烟,往日的恩爱情分,恍如昨日梦。

曾几何时,他拥着她,说着,什么也不要,就要她一个。

而今,她却眼睁睁的看着他与别的女子欢好,心痛难忍。

他依旧拥着她,曾经的甜言蜜语,只换得那一句,他不能没有子嗣后继。

她是妖,普通的妖,她违了天罡伦常,甚至违了天,只愿停留在他身。

却,终究人妖殊途,如何能为他延下子嗣。

那一刻,为了他,忍去了所有的不甘与痛。

甚至将自己的姐妹带进宫来,为妃。

她的心,被伤了一次又一次,然而,她无力做什么。

七年,仅仅七年有余,他的心已不似当初那般。

依旧恩爱,却不再缠绵。

道是人心难测,终究只是那境况。

几年之后,他同她站在楼台之上,他言语犀利,句句指责着她。

说她败坏朝廷,媚惑君王。

听着他不断的言语,她笑了,笑得比往日更加妍丽,不俗。

终究是什么,为了什么,被媚惑的到底是她吧。

忘记了那一切。

被毁的不只是她,那一刻,她望着他,只是流下眼泪,不再心痛。

一切就此消失也好。

随着,风一声。她的魂体抽去,只有那坠地的身体。

男人的痛哭失声,无论喊得多失声竭力,她再也听不见了。

也许,这一刻才是真正的解脱。



夜之中,他一人独自审思。

微弱的灯光,显得宫门黯淡晦涩。

这样的一个夜晚,他摒退左右,独自一人。

望着身后高高的龙椅,心中却感冰冷万分。

掌管全国生杀大权十七余载,终究是众叛亲离。

从初始登基的那刻到如今,不也是一种过程吗。

只是,他犯了天下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好色贪杯。

而他,好的是那一个女人,温香软玉,哪能冷静。

他,终是逃不开她的绕指柔。

遥想当日,王都的物产丰富,人丁旺盛,到至今。哪一样,不是被他所毁灭。

不怪她,真的不怪她,怪只怪自己,中了她的蛊。

初相见那刻,便已沉溺。见不得她对其他男人笑。即使是虚情假意。

也未曾想过,或许,她对自己才是真正的虚情假意,虚与委蛇。

世人皆道,那个男人也是为她所害,岂知,她不过是一个幌子。

他又非是瞎了,怎么看不出,她的另一面。他若固执不放,她又如何得逞。

他就是见不得,她的好,她的坏,让另一个男人也如此明了。杀了。他便无法与他争抢。

杀,是一个途径,以杀止杀,同样是一个途径。

没有子嗣又如何,虽他已过不惑之年,如要子嗣,当初岂会动了杀子念头。

他亦知道,逃离这个女人,最好的方法就是伤她,伤得越深,心越痛。

他故意在她面前,与她的侍女欢好,那一刻她呆住了,连她自己也没发现她的反常。

别的女子哪有她的千分之一好,无论别人说什么。

她的暗暗忍耐,不生气,不哭,也不闹,却让他在那一刻想挥开所有女人,紧紧的拥着她。

直到天荒地老。

但是,他没有,甚至编了蹩脚的谎言,欺骗她。

他的暗自苦笑,都成了一种无奈,只是每夜,更加用力的疼爱她。仿佛要揉进骨血般。

他想,如果有前世,那他定是欠了她,今生要来偿还。

她够坏,够狠,够绝,在感情上,她却比人间女子还不如。她感情的柔弱,他何时没看在眼里。

是的,她不是人间的女子,是一只妖,连感情都不敢要求回报的妖。

却,始终,让他难以忘怀。

痴的,终究是他还是她。

夫妻,十余载,难道他就没看出,她的前后异样。

不管她是什么,她都合该是他的,她只能靠在他怀里,其他什么的,他不允许,统统不允许。

如果,这种情感的代价是江山,那合该是他的命,他不怕,他付得起。

是妖如何,是人又如何,人类做事哪有不要求回报的,他的那些女人,有哪几个是什么都不想要的。

他不信,人类终究是自私的。

她的泪,寸寸纠结着他的心。他无语回她,只能静静的拥她在怀。

他是一个君王,他终究无法给她任何的信诺。

他想,也许有天她会继续向他要求更多的,或许是要他清理后宫的其他女人。

她没有,甚至带了她的姐妹来,要他纳为妃。

楼台高筑,筑的却是人心。微凉的酒杯,一杯又一杯的饮尽。

她带来的,的确是个美貌足以与她匹敌的女子,那又如何,他吃吃的笑了一声。

上前拥住了那个女子。又是一夜,但他早没了兴致。

夜深寂寥,冷清,这一夜,他又无法伴她左右。

她不会哭的,她从来只在他面前哭泣,这点他看得比任何人都通透。

飘飘的衣抉,掩盖的是那颗互相刺穿的心,早已是百孔千疮。

忍不住上前的他,从身后缓缓的拥住她,柔且有力。

她惊讶的一回眸,他看见的是她脸上未干的泪痕。

在她身上,第一次有他没看透的事情。第几次了,她背着他,又是哭泣。

太阳从水平线上,缓缓升起,他吹灭了仅存的灯光。

光线刺眼得连眸也几要睁不开。

正欲唤人时,他想起来了。如今,这样的一个宫殿,又剩下几人。

停止了来回的踱步。推开了微亮的宫门。

他是一个君王,亡国的君王。

站在高高的楼台之上,他一语不发。冲天的声音,不断在他耳边回响着。

如今,他的身边已不再有她。

为什么呢,不为什么。他,最后的苦笑了下。

不过是昨日而已,她已身死,早他而去。

她若不早去,难道要他亲手送她上路,不管是壶酒,还是三尺白绫,他都不忍。

低头望去,尽皆是尘嚣,该报的终究是来了。

他,纵身一跃。

同样的楼台,只余两人的身体,男人用仅存的力量紧握着她。

他,脑海最后闪现了一下,如果,如果有来世,他依旧要拥有她,不管是男是女。

她只能是他的。希望,这场路途不再是如此。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blog422.blog110.fc2.com/tb.php/207-bf5da4e3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