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06.17 车路望云
卷绻而行,淡色而行,净是一片天真烂漫。

连绵山形,望不尽,高穹连雾。

行云止水,若是如雨,百色皆然。

散落如樱,凝聚如魂,又是晴空百里。

深色如晦,断而不绝,又是灰色连天。

潜藏皆止,断断而续,又是漂漂浮浮。

无题

断是长空风自流,

无影擢襟自揽照。

昔日秋时已往去,

无念无意复何去。

空白孑然竟一身,

小潮东流云晦变。

朝寒暮雨依旧事,

转身十年不悔肠。

2008.06.11 望云感记
山卷來洪勢

舒萬丈高雲

抬頭無朔月

只餘天驚雷

草藏湮飛盡

朗朗舊時事

問其故何在

笑盡風隨月
2008.05.31 云水
渐大的雨,浮起了阵阵的扬花,立林的微雨,不禁湿抖了一身.
连带着,天边的云,竟也清了起来.
说不清的分厘,在眼前出现.
显现在脑海的那个人,始终,一般,如同以往.
并非是男人.
放在落地窗下的拼图,承受了大雨的侵袭,却落了一身的水渍.
越见恐怖的雨势,眼眸望向窗外,没有半分将窗紧紧阖上的想法.
最终,窗,依旧自动关闭.

#22270;像007

#22270;像036

#22270;像027

#22270;像030

#22270;像031

#22270;像035

#22270;像037

#22270;像038
2008.05.25 景殇
东南西北两归雁,无一是旧人。
南北两雁各双飞,何日是个头.

又有熟人要远赴重洋了.
马来西亚真是个不远又很远的地方.
不仅仅是无奈二字.
更多的是说不出来的话,虽然和她认识的时间还未到一年,最多半年.
还是有这么一种感觉,梗在喉中.
初闻这个消息,乍然的是惊讶,和唇边的笑意.
不知道为什么而笑,恍若,这笑是为了遮掩什么.
一如心底的那抹,淡淡的苦涩.

一年以后,各自天涯.
两年以后,各为其事.
三年以后,人事已非.

刹那只是那一瞬间的事.
连刹那的时间都这么难以捕捉.
2008.03.28 N年前.
一只脚踏进了暗无边的森林.
另一只脚踏进了同样寂静的森林.
身边传来了一点点的声音,那样的清冷.
人生中有很多事都是那样的过来了.
想不起那些细微的事是如何发生的了.
N年前,还曾是那样懵懂无知的小孩.
坐在摇晃的秋千上,翻阅着一页页的书.
N年后,书房中已是再无空隙
摆放着如同以往刻着艰涩文字的书.
N年前仍执着画笔,描绘出一张张绚烂的蓝图.
N年后的自己,已经完全将画笔丢弃了.
N年前的自己,曾抱着大本的乐谱,认真的坐在钢琴面前弹奏着.
N年后的自己,却连左手演奏的能力也消失殆尽.
N年前的自己,啃下了一本又一本的英文书.
如今,连回忆也成了一种问题.
N年前,还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日文书.
如今,日文进了不少,学习已经全部消失了.
N年前,啃着行政学,商法,金融学.
如今,连商业也不再涉及过,
想来,如今也不能够知道.
N个世纪后,我们会在哪里.
天上的飞鸟,依旧在遨游.
看着散落在天际的花瓣.
对自己笑了一下.

0dd8fd08af5b8c1fd15086f21d005a56.jpg
2008.01.30 天空的颜色
除了阴郁还是阴郁,
这不是天空中的颜色,连带着,连我的心情,此刻也是这般.
清晰而明了的感觉,久久沉淀不去.仿若是一直就存在着,只是.
它就那样了,偶尔在刺激我的感觉,让我无法去忘怀此刻的感情.
似乎,人生就是这样了.连感觉都是这样的浅而平稳,
或许是我的人生都在一条平稳而微风拂过的小船一样.
连波涛都不曾有过.
肤浅,沉痛.如何,去做到.
蝎子,曾经说,我的尾巴不是用来激怒别人的,而是用来保护不曾明白这世间一切的自己.
我说,你是那样的明白,只是你忘记了,忘记了你曾经多么努力的去融化别人冰冷的心.
蝎子,在此刻低下了头,一味的拒绝,没有,没有的事.
那是一面镜子.
我抬起了头,才发现,原来那蝎子,其实是自己,自己在掩盖的一些事实,
再次抬起头,看了看天气,依旧是阴郁得可以.
但是,似乎没那样的阴郁了.
滴滴答答的水,顺着流了下来.
慢慢的渗透进了皮肤.
似乎听见了,血管的声音.
于是,一切都清色的可以.
连天空也是.
#22270;像039
2008.01.26 天空


回味,回味,都是一种感觉.
感觉到深沉的滋味,让人微微发痛.

疼着疼着,才发现,原来感觉已经没有曾经那样的痛楚.
只是心中的一个位置,渐渐的空虚,
只能偶尔望着那曾经的苍穹,淡淡的,望着.
2008.01.16 食者
就着暗中的风景看来
依旧是冷得糁人
夹杂着一种细微的声音
在空气中 连带的卷了起来

那样的模糊 模糊得可以
似乎 未曾料想的
没有 任何一种认知
是所想过的

一年复一年
连21年也匆忙的走过
如同那白驹过隙般的
一纵即逝

不曾想过 在这些经年
错过了什么计划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再也是抵不过时间的更换
人心的变换

只能说着,说着.
面对这些 心有些恍然
对自己感到恍然
人生似乎是这样荒废下去的

不管将来是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
也许都会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
也是指不定的吧

纵然人生只有这般
往常和反常
仍是那样并存在生命中
缺一不可
2007.11.29 天
西国迷人
人唤惑离
性喜颠倒
夜入惊梦
纵游冥河
惑离初醒
高叫出声
天乃何处

迷人入路
皆寻未果
途经路人
阻拦问之
此为天耶
路人摇头
此为地之

迷人难寻
俯地卧之
再次入梦
次游天座

惑离又醒
反寻冥河

又如寻天
遇一路人
路人摇头
此为天之

惑离迷途
不知何往
又四十九日

惑离遇湖
低头舀水
湖中一看
竟成天地

惑离初醒
原是如镜

天则为地
地乃是天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